首页>特色栏目>安全监管

娄底安监局长暗访煤矿:要求离岗安监员5分钟赶到

 “叮铃铃……”9181750分,距离下班时间还有10分钟,急促的电话铃声让将要下班时的兴奋感全无,电话那头传来湖南娄底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娄底市安监局长肖志成的声音:“现在我们去暗访,我们在办公楼大厅等你。”

 

  1830分,司机师傅从涟源市三甲收费站下了高速,这时坐在一旁分管煤矿安全生产的娄底市安监局副局长周伟说了一句:“我们直接去冷水江市树柏煤矿。”这不就是采取“四不两直”方式进行安全生产检查吗?

 

  据周伟介绍,冷水江市树柏煤矿是个瓦斯突出矿井,年产量6万吨煤,现已上锁停工停产。按照中央、省市有关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年产6万吨的煤矿将关闭退出或者与其他煤矿进行资源整合。

 

  安全生产事故往往就是麻痹大意造成的

 

  到达树柏煤矿,天色已暗。“这里谁在驻矿?安监员在哪里?”肖志成下车后就开始询问正在搞卫生的安全矿长。

 

  “驻矿安监员每天都有不同的排班,现在他去镇里了……”

 

  “你是邓局长吧,你好!我是娄底市安监局局长肖志成,请问这里的驻矿安监员现在在哪里?安监员怎么个值班值守?你确定该矿已经停止作业了吗?你今天有没有来矿区?”见这位安全矿长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清楚,肖志成对着公示牌上的电话,随即拨通了冷水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联系该煤矿的副局长邓宇阔的电话。

 

  面对一连串的问题,电话那头的邓宇阔显得紧张起来。“应该是24小时值班。”邓宇阔小心翼翼地回答。

 

  “邓局长,我跟你说,你这个不能说是‘应该’,而是要非常肯定,你自己不仅要挑起责任,而且要压实监管人员的责任,同时不能遥控监管,要督促他们到岗到位。你叫你们驻矿安监员5分钟之内赶到矿区来。”肖志成在电话里叮嘱他。

 

  这里刚挂断电话,那边问题又来了。

 

  “师傅,你刚刚在矿里面做什么?要注意安全呢!”肖志成发现矿井大门是开着的,并看到从里面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没有戴安全帽、穿矿服、胶鞋。

 

  “我们到矿里面放水,放心咯,肯定安全呢!”那位没带矿帽的师傅边走边回答。

 

  “这个是今天打开的,因为国土部门要进行超深越界的治理,只开两天,冷水江市安监局知道的,他们两个是去矿里放水。”该矿的安全矿长急忙解释。此时,镇里面的驻矿安监干部苏嗣飞也刚好来到矿区,并对今天的现象进行解释。

 

  “当务之急就是把门关了,请你这个驻矿安监干部协调。”肖志成对苏嗣飞说:“即使是超深越界的治理,你在他们走了之后也要及时关好,你是管这把锁的,你就要负起这个责任啊!另外,他们下去多少人,做什么事情,什么时间下的井,你都要做好记录!

 

  驻矿监管记录要像手机一样带在身边

 

  仲秋时节,这个点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2030分,在镇上吃过晚饭后,肖志成又拨通了新化县安监局局长的电话:“建平局长,晚上九点钟一起去看一个煤矿,地点等我到了你那再说。”

 

  到新化县安监局后,来不及半点停留,直接奔赴芦茅江矿业有限公司芦二井。芦二井是县直管煤矿,也是煤与瓦斯突出矿井,年产量15万吨。

 

  “驻矿安监员在哪里?现在井下有多少人?有值班记录吗?”肖志成很认真地询问。“我们24小时驻矿盯守,井下有41人,有值班记录的,不过放在安监站办公室了。”驻矿安监员汪建文回答。

 

  “你以后这个驻矿监管记录要像手机一样带在身边,保证随时有记录可查。你不可能随时都记得你排查到的情况,必须要用笔记下来。”肖志成说,虽然驻矿安监员“官”小,但是责任大,做好监管工作,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职工生命负责,所以对不安全行为一定要铁面无私,做到宁听骂声,也不听哭声。了解情况之后,肖志成又认真查看了执法记录等台账资料。

 

  “谁是总工程师,总工责任很重大啊,比这个管安全的矿长责任还要大呢!”在路过该矿技术部的时候,看到里面还亮着灯,肖志成敲开门便询问有关情况。

 

  “压力大啊!我有时候都睡不着觉!”该矿的总工回答。

 

  “睡不着觉就好,要是每天睡得心安理得,那就说明你没有把工作、把安全放在心上,印在脑子里。”肖志成语重心长地说,“确保煤矿的绝对安全,辛苦你们了,我们必须一起努力。”

 

  说完,肖志成便登上车又往冷水江赶去。他说:“明天早上要去资江煤业下井查看工作面……”

 

  此时,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23点了。

 

  自8月份以来,娄底市政府组织市安监、国土、公安、电力和煤监等部门牵头,聘请省煤炭科学院18名煤矿专家,组成了9个“打非治违”执法大检查工作组,对全市95对煤矿进行了全面的安全生产大体检,排查出安全隐患1097条。责令限期整改煤矿16对,责令停止井下采掘作业矿井62对,责令关闭煤矿15对,责令停止基建矿井2对。